Diego专栏:环意赛不仅仅是骑自行车,谁能在意大利的美景下击败迪穆兰?

1494983195630598.jpg
图片©Photo by KT//Corbis via Getty Images授权骑乐网使用的商业付费图片,第三方未经允许禁止转载
 
骑乐网的朋友们大家好,我是Diego Barbera,在意大利现场的我这次和你们聊聊此前赛段的美景,以及迪穆兰,谁能击败太阳网车队的迪穆兰并占据总积分榜榜首呢?这个荷兰人统治了百届环意大利自行车赛,在第九赛段布罗克豪斯(Blockhaus)的爬坡争夺中,他表现惊人;在第十赛段萨格兰帝诺(Sagrantino)的计时赛中他夺取了总积分榜头名的位置,并且在传奇的欧罗帕(Oropa)赛段保住了领先优势。内罗·金塔纳(Nairo Quintana)在他的优势项目上没有能够获得任何胜利,在最终的米兰计时赛之前,令人恐惧的最后一个阿尔卑斯山周将决定包括爬坡之王和其他一切的归属。
图片©环意赛官方  卡拉布里亚(Calabria),经历灾难后浴火重生
 
环意大利自行车赛并不只是赛车,在比赛过程中,我们还对意大利的美景一览无余,第二周的比赛,贝尔培斯(Bel Paese)的美景相信已经让大家心悦诚服了。十天的时间内,比赛从高耸入云的埃特纳火山,穿越墨西拿海峡,来到了大陆上的卡拉布里亚(Calabria)。在1908年时,一场严重的地震海啸灾害摧毁了这座西西里城市,但如今,有着精巧结构的大教堂和展示机械美学的钟楼,连同世界上最大的风琴一道,让这座正午时分回荡着舒伯特《万福玛利亚》的海岸城市,成为了建筑界的掌上明珠。
TIM截图20170513002858.jpg
图片©Wikimedia  阿尔贝罗贝洛的经典石屋,有没有感觉置身于童话世界?
图片©环意赛官方  帕特里克·德姆西与两届环意冠军、著名车手伊万·巴索(IvanBasso)握手合影
 
启程离开卡拉布里亚,我们想着北方进发。在第七赛段卡斯特罗维拉利(Castrovillari)的开始阶段,美国演员帕特里克·邓普西(Patrick Dempsey)作为赞助商手表品牌泰格豪尔(Tag Heuer)的代言人来到了现场,他说:“我很高兴能够来到这里,与大家一道见证这个传奇的比赛。对我来说,骑行就意味着我能自由前往想去之地,我喜欢聆听轮胎接地和齿轮咔哒的声音。我最喜欢的自行车手是艾迪·莫克斯(Eddy Merckx),一位伟大的冠军,同时也是一个很好的人。”
图片©bettinphoto-UAE车队官方提供
 
从卡拉布里亚出发,我们穿过被双海环绕的巴斯利卡塔(Basilicata)美丽的自然风光,驶向普利亚(Puglia)。在普利亚,环意经过了阿尔贝罗贝洛,这里有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世界遗产的特鲁里石屋;然后我们沿着亚得里亚海岸前行,呈现在我们眼前的,是不可思议的佩斯基奇白屋,洁白的楼宇与蔚蓝的亚得里亚天空融为一体。对百年环意来说,布罗克豪斯的战役才是艰苦旅程的起点,很多选手认为这是这一部分赛程最艰难的赛段。内罗·金塔纳在这里穿上了粉衫,但是从那以后让世人瞩目的,便是迪穆兰了,在不久的将来,他就将统治整个比赛。
图片©环意赛官方  翁布里亚的美景

图片©环意赛官方  佛罗伦萨(Firenze)到 巴尼奥-迪罗马涅(Bagno di Romagna)的葡萄种植园
 
在休息日之后,从翁布里亚(Foligno)到蒙特法尔科(Montefalco)的39公里赛程,红酒之乡萨格兰帝诺,我们又看到了自然之美与竞赛之美的完美结合。荷兰人的胜利告诉我们,在米兰的最终计时赛段迫近之时,观众还没有看够阿尔卑斯山区的争夺。第二周的中段是在艾米利·罗马涅(Emilia Romagna)和多斯加尼(Tuscany)进行的,比赛开始阶段人们看到的是米开朗琪罗广场的宏大景象,这时意大利第二首都的地标性建筑。别具意义的第14赛段从卡斯特拉尼亚(Castellania)始发,这里是车手浮士德·科皮(Fausto Coppi)的故乡,赛道的终点处是欧罗帕,那里是黑玛丽的圣殿。迪穆兰正是在这里碾压了对手,他追上了金塔纳,并且超越了他。

图片©环意赛官方  车手们经过科皮的出生地
 
“一开始我只是尽力跟上他们,但我发现金塔纳开始掉队了,所以我就发起了进攻,后来我发现我竟然还能够超过领先的查卡林(Zakarin)。这个感觉真是太棒了,能带着这么大的领先优势进入最后一周的争夺。到时候我们就知道目前的领先能不能保证我夺冠了,这种平坦但最后以上坡结束的赛段真是太适合我了,但最后一周的赛段就有很大的变化了。又开始有很多的爬坡,我想我们还远没有到开香槟的时候。”迪穆兰说。
 
现在,环意大利自行车赛已经来到了阿尔卑斯山的最后阶段比赛了,翘首以待,看看有没有人能够击败强大的汤姆·迪穆兰吧。
 
(翻译:Thomas Hsu)

关注骑乐网微信号:qleme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