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的是您!” “真的是我!” 骑乐网独家对话车王艾迪·莫克斯父子

作者Anne Wu和Eddy Merckx父子.jpeg
作者Anne Wu和Eddy Merckx父子
 
大概三年前,一位比利时记者朋友告诉我这样一个故事:有次他开车在路上大约40公里/小时的速度行驶,突然发现路边有一个骑自行车的人飞快地超越了他,看着年纪还挺大。他很好奇,于是特意加速追上前去看个究竟,这才发现骑车的人不是别人,正是伟大的艾迪·莫克斯(Eddy Merckx),而当时艾迪已经快70岁了!
 
听完他的故事,我立马表态:这怎么可能,倘若此生还有机会遇见车王,我一定要亲自问问他。
TOO_4193.jpg
Eddy Merckx父子
 
时间来到2017年,当文森特(Vicent Wathelet)在阿曼将艾迪·莫克斯介绍给我认识时,我激动得有点失态,不停摇晃文森特的手臂嘀咕道:“这是真的吗?这是真的吗?” 艾迪·莫克斯长着一张大长方形的脸,他看到我这个疯样子,咧开嘴大笑,伸出手对我说:“是的,我就是个真的。很高兴认识你。”
 
艾迪·莫克斯,这位60-70年代的车坛巨星,在今天大多数年轻车迷出生前就已经书写了一段恢弘历史:5次环法和环意赛冠军、7次米兰-圣雷莫冠军、5次列日-巴斯通-列日冠军、3次巴黎-尼斯冠军、3次巴黎-鲁贝冠军...... 1996年,他被比利时国王授予“男爵” ;2005年他被提名为第111位“最伟大的比利时人”称号......
 
向来我只能谷歌他的赫赫战绩,在闪烁的电脑屏幕上阅读一代车王的传奇。当我真的可以隔着一张茶几与他四目相对进行一次交谈时,我不得不承认,那是我生命中特别有价值的45分钟。
1974年Eddy Merckx在环弗兰德斯.jpg
1974年Eddy Merckx在环弗兰德斯
 
Q:Eddy您好,能够这样与您面对面坐着聊天我感到莫大的荣幸,因为您对于我,对于整个自行车运动来说是一位太伟大的人物。不知道您是否有想过,某一天会接受一位来自中国的自行车女记者的访问?
 
E:(笑)为什么不呢?自行车是一项全球性的运动。但我要很抱歉地告诉你,在你之前我曾经接受过中国记者的采访,那是在2008年北京奥运会的时候。真对不起,让你失望了。(笑)不过像现在这样和我的儿子坐在一起,轻松地回答一名中国女记者的提问,对我而言还真是相当地特别。
1975年Eddy Merckx在世界杯.jpg
1975年Eddy Merckx在世界杯
 
Q:您既然说您因为奥运会来过中国,那您对中国有什么印象吗?除了北京之外还去过其他城市和地方吗?
 
E:我对于中国的了解不是很多,但也去了不止一次。印象很深的是上海,当然还有北京。我也去过香港,我记得当时去香港的时候曾经乘船去了它对岸的一座城市,名字我已经忘记了(深圳?),不过非常有意思。
1975年Edited Merckx在比赛中.jpg
1975年Edited Merckx在比赛中
 
Q:作为组委会成员之一,您为中东带来了两个职业自行车赛事:环卡塔尔和环阿曼。您满意自行车运动在这里的发展吗?
 
E:是的,2002年我们和ASO一起,先创办了环卡塔尔,然后在2010年又有了环阿曼,这两个比赛对于这两个中东国家来讲是很有意义的,过去谁也不会想到我们可以把自行车比赛带到沙漠里去比。不仅如此,我们还邀请来了出色的车队和车手们:世界冠军、环法冠军、奥运冠军,这是真正的高水平的比赛。我们还帮助卡塔尔争取到了2016年世锦赛承办权,虽然今年环卡塔尔由于一些原因取消了已经升级的世巡赛,但我们仍然在努力,希望能将它重新带回到UCI赛事的日程表上。如今,整个2月份成为了中东举办自行车比赛的旺季,环阿曼,环迪拜,还有一个世巡赛环阿布扎比,我很满意这样的效果。
 
Q:在您退役之后,整个自行车坛发生了许多事情,有些看来几乎是不可思议的,例如潘塔尼(Marco Pantani),例如阿姆斯特朗(Lance Armstrong)。您对于这些现象是如何看待的?
 
E:你知道,由于当下的科技发展已经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而一些拼命为了钱,在运动领域工作的医生们,就会利用这些技术去替运动员的成绩作弊。这不单单发生在自行车,所有的运动项目都存在这样的现象,的确很让人感到伤心。但你也看到了,自行车是最先站出来说要将兴奋剂彻底清除出赛场的项目之一,这比起其他对于欺骗人们去获利,还不断采取半遮半掩态度的项目来说要反应迅速和态度坚决很多。我不能说自行车运动已经百分之百干净了,但我绝对相信百分之九十九的职业车手一定是洁身自好的。
 
Q:我们都知道比利时著名车手汤姆·布南(Tom Boonen)将在今年的巴黎-鲁贝赛结束后退役。您觉得在他之后,谁会有可能取代布南在车坛的地位?
 
E:(笑)汤姆·布南在车坛的地位是很难被取代的,但如果你非要我说的话,我觉得范·阿维马特(Greg Van Avermaet)会是接下来最有可能接替布南的领袖人物之一,他是奥运冠军,尽管他和布南不属于同一种类型,我认为他可以让自己的职业生涯更有抱负一些。 此外,我还比较看好范马尔克(Sep Vanmarcke)。其他的,在我看来都还年轻,不过你也知道,比利时向来不缺天赋秉异的车手,我的期待和你是一样的。对于年轻车手来说,从事自行车运动首先需要的是激情,这是作为一名职业车手今后一切发展的源泉所在。当然也需要有天赋,但光有天赋又是远远不够的,如果你不为此付出努力,那么天赋亦会随风而逝,就如同它从未出现过。
Eddy Merckx和儿子Axel Merckx在巴黎.jpg
Eddy Merckx和儿子Axel Merckx在巴黎
 
Q:我很开心今天能访问到您,还有您的儿子阿克塞尔(Axel Merckx),他也是一位非常杰出的职业自行车手。我想问问阿克塞尔,是否因为有了这样一位父亲,他给您的职业生涯带去了很多压力?
 
A:(笑)是的,当我出现在赛场,特别是环法赛上,周围的人都觉得“啊!艾迪·莫克斯要回来啦!”但事实上没有人能代替艾迪,即便我是他的儿子。其实我不太记得他当年叱咤风云的景象,因为他退役的时候我只有5岁(笑),不过随着一点点长大,我逐渐意识到原来我有一个那么厉害的父亲。
 
Q:那您之后成为一名职业车手是否也是追随父亲的脚步呢?
 
E:(抢着说)不,不,他才没有,他一开始是踢足球的。
 
A:对,我小时候是一名足球运动员,一共踢了9年。可我始终对骑车有一份独特的情怀——我的家族,我的祖父母,我的父亲母亲都是自行车运动员。
 
E:(又抢着说)我从来没有逼迫他,从来没有。他小时候踢足球,空的时候才会和我一起骑车。突然有一天他对我说:“我想成为车手。” 我回答他:“你是不是疯了?”
 
A:(笑)是的,他问我是不是疯了。
 
E:我至始至终都没有逼迫他,只是在他刚开始的时候给了他一些建议。他很棒,真的很棒,他获得过比利时国家冠军,也拿过环意大利的单站胜利,虽然和我不能比,但他获得过奥运会铜牌,而我却没有。(笑)
2003年环法赛,Axel MERCKX在比赛中.jpg
2003年环法赛,Axel MERCKX在比赛中
 
Q:有那么出色的儿子,又获得过那么多的荣耀,对您来说人生是否可以被定义为成功?
 
E: 是的,我的人生非常成功!我有两个孩子:一个儿子一个女儿,还有5个孙儿。(笑)即使大家都对我的那些胜利感兴趣,可对我来说没有什么比拥有幸福的家庭更为重要。还有,尽管我很成功,有时候作为一个被人熟知的人,是会让你觉得很尴尬的。私人的生活空间会被打扰,会有很多不方便,隐私会被放大,即便是成功的人生,也时时刻刻要面对他的复杂性,从来没有那么简单。
 
Q:最后,我一直有一个问题想要问您:听我的一位比利时朋友说,您60多岁的时候,骑车的速度还可以超越普通行驶的汽车,是这样的吗?
 
E:(笑)哈哈,这是真的吗?我怎么不知道?我应该不可能做到比汽车还要快吧,不过我的确直到现在还在骑车,有时候不自觉地会去加快踩踏。但我已经70多岁了,我珍惜每一次还可以骑在车上的感觉和时光。
 
部分照片提供:John Pierce

关注骑乐网微信号:qleme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