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阿曼”骑乐网独家专访台湾车手冯俊凯:和梦想从容地握手

说起台湾车手冯俊凯,很多人都知道的他的名字,知道他是大中华区域目前“唯三”的在世界顶级职业公路自行车队骑车打拼的职业车手。他和来自内地的王美银同在巴林-美利达车队(Bahrain Merida Pro Cycling Team)效力。
DSN_3885.jpg
从之前的卓比奥斯洲际职业队,到后来的蓝波-美利达(Lampre-Merida),又到如今的巴林车队,冯俊凯的名字一直出现在我们的视线中,却始终没有真正地被我们了解过。可是,在与我们隔海相望的台湾,这位个子不高,长相阳光,来自苗栗族的年轻车手拥有不容小觑的单车粉丝群,他在职业车坛的一举一动牵动着众多宝岛青少年的心。
 
2017年环阿曼赛,是冯俊凯本赛季随队参加的第3场多日赛。
 
在第一赛段比赛的最后阶段,巴林车队冲刺主将Sonny Colbrelli突然爆胎,在他身旁做辅佐工作的冯俊凯当即立断,将自己的轮胎卸下换给了Sonny,使得Sonny最终能够成功冲刺,为车队获得了赛段第3名。赛后,队友向他表示赞扬,说他当时的反应非常之快,做得特别好。
 
第二赛段结束时,在终点等待的我发现从前爬坡吃力的冯俊凯几乎和擅长爬坡的王美银同时通过终点线——这让我突然领悟到,阿凯在顶级车队的这几年,以一种极大的耐心,在一段看不见速度的日子里,默默地成长着。
 
A:这么多年,我们一直在赛场上遇见,很惭愧,我都没有和你坐下来好好聊过天。昨天我采访王美银的时候,他告诉我你给他的印象是“酷酷的一个人”。你自己觉得呢?你觉得你是酷酷的吗?
 
F:一般来讲,我给大家的第一个感觉就是这样的“酷酷的”。(笑)其实我在比赛前或者比赛期间,神经都会比较紧绷一些。每次都在比赛时去想怎样进步,总会去观察别人。通常我只要在比赛,我都会把自己搞的很紧张,所以就比较不怎么讲话,那就会给人感觉“酷酷的”吧。
 
A:我之前听说你很会讲笑话,当别人这样告诉我的时候,我是不太相信的,我说:“不会吧,冯俊凯会讲笑话?”
 
F:会啊,我会讲笑话。(笑)
 
A:在蓝波-美利达车队呆了两年后,今年来到新的巴林车队。对你来说有哪些不一样?
 
F:哇,最大的不同就是终于可以说英语了!(笑)之前在蓝波,所有的工作人员和车手都说意大利语,沟通起来真的很吃力。而现在的车队,因为大家都是来自世界各地的,所以大部分时间都可以说英语来交流。不过意大利语也还是要继续去学,去听。目前我虽然说还不行,但听到一些关键的字我一般可以猜出意思。其他不一样的地方,也许对那些车队里的主要人物,重要角色的车手来讲,车队的要求会多一点。对我来说,大部分比赛中的任务是协助他们,所以目前也没有太大的不同。另外,因为我还没有真正地回到欧洲比赛,那像车队的大巴啊,设施啊等等,还没有比较过。
DSN_3889.jpg
A:我听说你总是随身会带一本意大利语的字典?
 
F:是的,我会用来查一些字。因为在意大利语里面,有时候同一个单词有很多不同的用法和讲法。所以带着字典,平时空下来可以自己翻翻看看。
 
A:等你回到欧洲赛场后,还会继续住在意大利吗?有没有习惯了那里的生活?
 
F:会的。我住的房子,房主的太太是台湾人,先生是意大利人。大部分的时候,我上午会去练车,等回来以后会去采购买东西。房主太太会经常给我做中餐,因为她对自行车也比较了解,所以知道运动员需要吃些什么,营养怎么搭配,会做好了给我吃。平时我打发时间的方式就是去找房主的儿子聊天啊,喝咖啡啊。要不就是开着车,看房主他们需要什么,就去帮忙买什么。就是这个样子。(笑)我平时训练的时候,之前穿蓝波的衣服,在路上就会被车迷认出来,他们都会很好奇,会叫“蓝波!蓝波!” 问我从哪里来。邻居们看到我也很好奇,因为我长了一张亚洲脸,也会找我问这问那,都还蛮不错的。
 
A:穿着顶级车队的衣服,训练时被车迷认出,是不是让你感觉很骄傲?
 
F:没有没有!其实穿上顶级车队的衣服去比赛,对我来说是压力。因为是在顶级车队了,大家都在看你嘛。在车队里不管你能力到哪里,你都要在能力可及的范围内去为车队做奉献。虽然我拿不了前几名,但我能做的就是去帮助车队中的强者,去协助他们拿成绩。以我的水平如果要想拿名次那真是需要非常非常好的运气了,还要有一定的训练水平。而且比赛时是一定要听从体育主管的命令,不能骄傲,不能自己乱来。
DSN_4005.jpg
A:你觉得这几年一直在职业车队,你在比赛中进步最大的是什么方面?
 
F:我觉得我自己进步最多的,可能就是现在美银最需要的:在集团中如何去卡位。最后冲刺的时候卡位卡在最前面,这是我之前做不到的。以前我还没到前面就已经要发抖了,很紧张,整个身体都紧张,而且车手与车手之间的距离都贴得非常近,那是我最害怕的。我觉得现在美银也是,他一定要去克服这个心理障碍,度过这个难点。另外,我觉得自己语言方面久而久之也在提升。在卓比奥斯的时候,因为要出国比赛,所以开始讲英文。到了意大利之后又开始学意大利文,都是一点一点地进步,这些都是自己学到的东西。
 
A:我们都知道你前几年一直是台湾地区的冠军车手。去年2016年,你没有拿下台湾地区的锦标赛冠军,丢失了地区冠军衫。这件事情让你觉得遗憾吗?
 
F:这个不是什么遗憾吧。其实你比赛比多了,就不会再对这样的比赛有什么企图心了,这是一点。然后第二点,去年台湾地区锦标赛是在我比完阿布扎比后一个礼拜进行的。但这之间还隔了一个台湾KOM挑战赛,我也参加了。在整年度高强度比赛结束后,回到台湾,我的脑筋处于非常疲劳的状态。同时,我有一点掉以轻心,认为怎么骑都能够赢,所以自己心态也有点问题。另外,KOM的时候,身体出现了一些状况,导致锦标赛的时候没有发挥好,100多公里的时候膝关节受伤,就只能退赛了。
 
A:去年的台湾锦标赛冠军,是来自高士特车队的卢绍轩。亚塔奇-高士特也是一支台湾地区非常不错的职业队,他们和澳大利亚合作,把车手们带去澳大利亚还有欧洲进行训练与比赛。你熟悉卢绍轩吗?
 
F:对对对!卢绍轩是台湾比较年轻的,还蛮有潜力的运动员。第一,他语言沟通没有问题,和车队的老外们在一起,英语已经很OK了。另外他比的亚洲的国际比赛也比一般台湾车手来得多,所以在比赛里他很清楚他要做什么。我看他这两年真的进步得蛮多的,这个台湾冠军衫是他应得的。
 
A:你在台湾的社交媒体上有自己的粉丝群,我看到人数非常多。台湾的很多品牌对你也是给予了很大的支持。这几年,台湾有没有因为你出现在了顶级车队,参加了很多比赛,从而带动了大家对于自行车运动的关注和热爱?
 
F:我觉得我给青少年,特别是初中阶段的小朋友们带去的动力会比较多。因为他们看到我在顶级车队骑车,然后出国比赛,他们会很向往,想成为我,走职业运动员这一条路。所以他们也都会开始骑车啊,开始加入一些可以培养车手的学校啊,看能不能考试进去学习。
 
A:你今年已经28岁了,加入职业车队这几年,你有没有更改过自己当初加入车队的目标?
 
F:其实我的梦想就是能参加环法赛。我从初中开始看电视,然后就开始有了这个梦想。但我也知道这是一个那么多天的比赛,是很不容易的。刚到顶级车队的时候我根本不敢想自己会有这样的机会,现在我也不确定自己的能力是否已经可以。但至少我已经知道我该做什么东西,要把自己提升到一个怎样的水平才有可能去完赛。4月份之前我要做的就是把自己的状态调整到最好。
 
A:中国车手里面,你在蓝波的队友是徐刚,现在巴林的队友是王美银,你觉得这两个人有什么不一样吗?
 
F:哇!这两个人真的非常地不一样!刚哥是很喜欢讲话的,而且讲话的时候非常有自信。而美银比较不一样,他会讲话,但是他很腼腆,没有刚哥那一种气势。(笑)
 
A:那最后我想问问你,等你完成了自己的职业车手梦想,退役之后,你会去做什么?
 
F:我现在有一个师范类的研究生学历在台湾的大学里面。如果我留在国外的话是根本无法完成这个学业的,等我哪一天不骑车以后,我会回学校把这些课程修完。一方面朝体育老师的方向去规划我未来的退休计划。另一方面,台湾自行车产业我觉得也会适合我发展。还有就是,我自己对于衣服也是很有兴趣的。到时候再看吧,我现在还没有想好到底要做那一块。
 
昨天才刚采访完冯俊凯,今天,他在2017环阿曼第三赛段的比赛里就成功突围,和其余4名车手组成突围集团,直到最后20公里才被大团追回。这也是阿凯加入顶级车队两年多时间里第一次出现在突围中!
 
完赛以后,阿凯疲惫地回到队车旁,体育主管Philippe Mauduit微笑着上前握住他的手,还用手背拍了拍他那有点发僵的脸,嘴里轻轻地说:“Good boy!”
 
看见这一幕,我觉得,阿凯和他的梦想之间的距离已经不再遥远了。

关注骑乐网微信号:qleme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