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巴利:“在那一刻,我明白我回来了,我可以在环意赛获胜”

三个重要时刻重现尼巴利在2016环意赛上的表现,第一个是罗卡拉索的爬坡(第6赛段),第二个是在阿尔卑斯休斯山的上坡计时赛(第15赛段),第三个则是利苏尔胜利后(低19赛段)。一时跌入谷底的,却在继2013年后再次获得粉衫。在这期间,从一些戏剧性的失败,一点点的身份危机到克吕伊斯维克在冰雪中的意外碰撞,最后起死回生。让我们从头开始说起。
 
文森佐抵达荷兰时就好像他已经赢得了2016年环意赛一样:“错”在于媒体,这是肯定的,但它是真实的,他是排名榜上的头号热门,其他人只好跟着。从一开始,他就感受到了这种压力:“我觉得我是灯塔,是地标,我不太了解我的对手,因为我从来没有和迪穆兰、查韦斯,克吕伊斯维克和汉兰达比赛过。因此,我不得不研究他们,找出他们的优点和缺点”,文森佐解释道。他的处境没有他想象中那么好,但他就像以前一样比赛,像一个天生的领导者:在罗卡拉索爬坡时,尼巴利攻击了他而迪穆兰赶上并超过了他。这对这个意大利冠军来说是一个很沉痛的教训。它再次发生在Sestola和科瓦拉的途中。在这个环意赛,环西班牙等世巡赛的赢家身上到底发生了些什么?也许他永远失去了他的魔力?
 
尼巴利说:“其实我有一些小肠道问题,但我不想告诉媒体。我以为我可以很快就好,但我变得有点虚弱,这就是为什么我在阿尔卑斯上爬坡时,忍受了很多痛苦,这也是为什么我做了一些体检。我不喜欢媒体写的那些关于我的说法,有人还说我可以退休了。不,绝对不可能”。 阿尔卑斯休斯山的计时赛是他跌入谷底的一天,他丢失了2分多钟,不仅仅是机械故障的原因,还有不完美的身体状态:“这是我最糟糕的一天,但我从来没有想过退休:我知道最后一周对我来说会更好,因为我总是在大环赛的最后,那2公里多的高山时会表现得更好, 为什么?也许是因为在那个高度,我不会对草地过敏。这是有道理的,而且它也发生了。”
尼巴利的回归发生在最后两个高山赛段。比克吕伊斯维克早4分多钟,超过了他半个多身子,他在环意赛中翻盘了。转折点?在Colle dell’Agnello,最高坡(Cima Coppi),2.7km多的海拔。 “当我们还有3km到达山顶时,我注意到克吕伊斯维克正遭受着一点痛苦,他不能很好地呼吸,不能像之前一样骑行。所以,我在上坡和下坡的时候进行攻击,这是我所擅长的。然后也正因为他的思维不如之前那般清楚,他速度减慢了。我不知道,如果没有慢下来,他会不会失去领先地位,但它还是发生了”。文森佐赢了这个赛段,他在比赛完后,释放出了所有的压力,在自行车上痛哭失声。 “在那一刻,我明白我回来了,我可以在环意赛获胜”。
 
奇迹是必要的,奇迹也发生了:在最后高山赛段,文森佐在科尔德拉伦巴第的顶部进攻新的粉衫拥有者,非常棒的年轻人查韦斯,然后下坡时开始加速。 “当我冲过圣安娜迪维纳迪奥的终点线时,我听到有人数着秒数,我才意识到我赢了,这是非常惊人的,是我自行车生涯中最美好的一天。”这是文森佐生命中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旅程,那么现在呢? “我会去环法自行车赛,帮助法比奥阿鲁,但我的下一个大的目标是在里约热内卢的奥运会自行车赛”。他会赢吗?对于尼巴利一切皆有可能,一个令人吃惊的人,一个对冠军永不言弃人。
图片来源:Diego Barbera
 
我们的微信号:qleme520

关注骑乐网微信号:qleme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