尼巴利与查韦斯父母的拥抱:这就是自行车赛的力量与魅力

Nibali.jpg
在1949年的环意赛上,在Colle della Maddalena,Fausto Coppi发现Gino Bartalimei没他想象中那么厉害,所以他掉转车头展开了攻击。他独自骑完Maddalena,Vars, Izoard, Monginevro 和Sestriere,然后他在对手前11分钟抵达了Pinerolo,比第三名 Alfredo Martini早了将近20分钟。这也许是一直以来最好的一次自行车比赛成绩了。如今,2016年的环意赛,在Guillestre-Sant’Anna di Vinadio(第20赛段)中的Vars爬坡骑行是最终的、具有决定性的一天。空气中弥漫着争强夺胜的氛围,今天一定会是精彩绝伦的一天。
 
其实,在第19赛段的时候,随着前粉衫拥有者克吕伊斯维克在Colle dell’Agnello的摔车事件,环意赛进入了让人惊心动魄的阶段。这个荷兰人猛烈地撞上了路边冰冻的积雪,并且受了伤(他的肋骨骨折),但他成功抵达终点,没有影响排名却也输了领先地位。尼巴利赢了比赛,查韦斯穿上了粉衫,克吕伊斯维克排在了第三。
 
一晃到了第20赛段,长达143公里,400多米高度差和四个爬坡:开胃菜是瓦尔山口(2108米,第一级)和Col de la Bonette(2715米,第一级),主菜是科尔德拉伦巴第(2350米,第一级),甜点是在终点线的圣安娜迪维纳迪奥(2015米,第三级):其中在法国有123公里,在意大利有11公里。尼巴利,克吕伊斯维克和巴尔韦德做好万全准备,只是穿着粉衫的哥伦比亚在人处在一个非常微妙的形势。这是一个双重的比赛:前方的攻击者,背后的主集团。Huge很尊重 Rein Taaramae (他曾说过:“我为昨天撞得很严重且有生命危险的Zakarin而战),Rein Taaramae第一个到达Santuario,Darwin Atapuma second 第二名,Joe Dombrowski 排在第三名。每个人都在寻找机会获得粉衫。
Taaramae.jpg
阿斯塔纳车队今天制定了一个完美的战术。Michele Scarponi就像在所有其他高山赛段时一样,努力为他年轻的队长(和昔日的竞争对手)服务,接着尼巴利发现Tanel Kangert在上午就开始进入突围了。当仅剩2公里的坡度时,文森佐再次加速,与时间争分夺秒。阿斯塔纳负责人说:“这是非常棒的一天,我特别要感谢我的团队,因为今天他们都极其出色,尤其是Michele Scarponi 和Tanel Kangert骑向终点时,福格桑对我有很大的帮助。在高海拔处,我相信我我呼吸吐纳还有骑行比任何人都好。我不害怕失败,也不害怕获胜。”
 
对于查韦斯是一个可怕的结局:年轻的爬坡者很快失去了与巴尔韦德的联系,然而他也不能够跟随其他哥伦比亚车手。在坡顶,他几乎是第二名了。下坡,差距有所增大,抵达终点线时已经超过1分30秒:尼巴利赢得了粉衫。Esteban还是保持好的心态:“我累了,但这就是生活,它只是一个自行车比赛,我尝试了并竭尽全力去做,我的腿累得没有知觉,但这是正常的,这是一场时长80小时,3000公里的一场比赛,没有任何借口。团队也尽力了,这只是我的开始,机会总会来临。”
 
新的和最终排名表明:尼巴利是第一,查韦斯以52秒排在第二,巴尔韦德以1分17秒位列第三,克吕伊斯维克以1分50秒排在第四,Rafal Majka以4分37秒排在第五。这是西西里岛人第二次参加环意赛,三年前在大雪覆盖的Tre Cime di Lavaredo他赢得了最终的山地赛段。在这一千个日夜里,他赢得了环法自行车赛,环意赛迪伦巴第大区以及两次意大利国家冠军。
Nibali maglia rosa.jpg
尼巴利在这一天到来时感慨万千,因为人群、支持者的巨大的欢呼声,特别是文森佐的三个拥抱。首先是和他的好队友Scarponi;第二个是与排名第三的对手 巴尔韦德;第三个则是与查韦斯的父母。他们穿着粉色的T恤,并称赞这个破灭自己儿子的梦想的车手。这就是自行车赛的力量与魅力。
 
图片来源:Diego Barbera
 
我们的微信号:qleme520

关注骑乐网微信号:qleme5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