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行车当现代的马,他辞职去看外面的千山万水

白关的六万多公里和骑行游记绘本
 
1995年,日本上班族石田裕辅辞去了人人称羨的大企业工作,踏上环游世界之旅,他在旅途各地写下老套的歌词,画了风景和人物的素描,并且自我陶醉着;无独有偶,2010年,在内蒙古长大的西北男人白关,走了条跟石田裕辅相似的“不去会死”(注:《不去会死!》为石田裕辅所著的游记)之路,辞掉游戏公司的原画工作,开始了长达三年半、六万多公里、基本涵括中国全部省份的骑行生活。
 
如果说这样的经历可能大同小异,但接下来,白关做的可能就独一无二了——他花了不亚于路上的时间、精力乃至勇气,投入在了自己的骑行游记绘本上。在他的笔下,自己或许不是外界看来潇洒自如的骑士,而是一头勇敢的狼,只是坚定地走着、一直走着。
DSC06133.jpg
白关的骑行和绘本。
 
告别了“人质”工作
他准备两年去骑行中国
在踏上这条“一去不回头”的路之前,白关干过不少工作:印刷工,兼职编辑,业余漫画者,游戏从业人……但到后来,他发现这一切离自己最初对未来的想象太远了,“站在30多层写字楼里往外看,发现根本不是能让自己激动又踏实的那种感觉,反而比较慌张,像是当了人质”。于是乎,白关想到了“突破”,或者说是回归。打小看着地平线长大的他,选择了用自行车当做现代的马,再来一回久违的“策马奔腾”。
 
只是白关对自行车并没太多的了解,就是喜欢它朴实轻便的那股劲儿。他自我打趣道:“我是身怀传统技艺的,长途骑行之前的补胎都没有问题,因为小时候家里的自行车扎胎,都是自己补。”但为了这次的骑行,从起念到成行,他足足准备了两年时间,骑过不少短途、看过诸多帖子、也大致研究了一条路线,但最多的,还是心理建设。因为一旦开始,现实压力定然不小。除此之外,这也是出自谨慎和理智。
 
就这样,白关开始上路了。与他随行的,首当其冲是一辆21速山地自行车,而帐篷、随身衣物、手套、洗漱用品、备胎、睡袋、打气筒、水壶、军刀、MP3、防潮垫乃至修车工具等都不可或缺。
 
体力、经验成难题
却遇到了成为老婆的姑娘
福建骑行009.jpg
福建骑行012.jpg
福建骑行033.jpg
即便前期工作做得再详细,但作为一位新手,体能和经验还是难倒了白关。“很多大起伏的山路没有经验,补充能量和休息不足,又赶了很多路程,结果导致严重虚脱,就如同重感冒一样,身体冒虚汗、四肢无力、头晕。”到了福建省福安市松罗乡,他病倒了。加之外面阴雨不断,让他心生凄凉。
 
诸多此类的风险,并不少见。白关想过放弃,而且不止一次,但内心里却又在规劝自己,“我每次都对自己说,反正都这么糟了,应该不会更糟吧?再走几天看看……后来,果然更糟了。但到了这时候,发现先前那些糟,都不是个事儿,是自己太事儿”。
 
还有接连不断的意外,也让白关的这一路显得坎坷。还是在福建,他丢了自己的第一辆车,当时他气到“想把自己住的公寓给炸了”。好在后来买新车,他又认识了许多热情的福建朋友。白关说:“他们都表示很遗憾,在他们这里发生这种事,我就安慰他们说,我以前住天津,都丢过三辆呢(我得想想怎么安慰天津朋友)。”有了新车之后,白关总算得以继续上路。
 
但这绝不是结束:在海南,白关露营在一个园子里,第二天才看到周围都是鳄鱼;在西藏,他追土拨鼠想抓一只吃,后来真遇到一只快死的又没敢吃;在内蒙,他与一辆拉木头的大卡擦肩而过,它就冲白关的方向倒在了路边;在云南,白关卖艺,白吃白住了一个星期;在新疆,他被当地柯尔克孜族人当成恐怖分子追击……
 
磨难也好,有趣也好,多到数不胜数。要说最难忘的,那就有且只有一件。谈到这个,白关只用了看似简单却内容无限的一句话——“最难忘的,当然是初次遇到,后来成我老婆的那个姑娘。”
 
旅行定义为流学
在骑行中找准创作的状态
福建骑行045.jpg
骑行绘本231.jpg
广东骑行030.jpg
一路骑下来,有些人可能有时间就顾着休息睡觉了,可白关并没有,哪怕一天下来只是吃饭睡觉,他都要提笔写下或者画点什么。而看到有意思的情景,他自然会拿着相机拍下……最后,等到他结束旅程,身上多了四万七千多张照片、六本日记本以及一千多张画稿。
 
白关把这次旅行,定义为一场流学。他曾经总结道:“我妈说,有心的人不管在哪里、做什么,都可以学到东西。古人说的‘行万里路,读万卷书’,无非就是说的一个‘学’字,让我们更成熟更明白世界的规律。当然这是一个愿望,而实际上我就是想玩儿,做一件完全自我的事。最后即便一无所获,我还是可以酒后得意的和朋友们吹牛逼说:哥们儿我玩儿了三年!”
 
至于如何界定所谓的“自我”,白关觉得并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走一遭,而他的确一步一步地完成了。
 
如果以“学有所成”来定义白关的旅行,至少他找准了自己的绘画风格。十多年来,他都在画一头狼,但形态不一,直到在骑行的过程中,他才让这头狼逐渐定型为现在的模样。他认为,“这也是创作进入完全自我的状态,水到渠成的结果吧”。
 
告别骑士成隐士
骑行绘本最终水到渠成
骑行浙江062.jpg
骑行浙江019.jpg
骑行浙江036.jpg
白关说,旅行就是流学。
 
骑行全国,是白关当年对自己的承诺。他进入了一个新的阶段,先是回到老家内蒙,整理一路上的创造素材;接下来,同女友路路结婚,再在北京郊外租下一块菜园。但用他自己的话来说,“我实际上只完成一半的承诺,另一半是我得把这个经历全画下来,所以目前比较主要的事情,就是在画”。热爱骑行和热爱画画,最终自然地结合在了一起,骑行绘本也就水到渠成。
 
从以前的骑士,白关摇身一变,成了如今外界所称的“隐士”。从动到静,他并不觉得矛盾,出去看千山万水和在菜园子里看花开花落,只要怀着好奇心,都是美好的。
 
在他现有的时间和接下来的计划里,画画将霸占着绝大部分的比例。在被问到单车是否还会出现在自己的笔下时,白关先是卖了个关子:“未来谁也说不准,说不定我画单车画吐血,看见单车就抽风,也说不定我越画越来劲,不画单车就抽风。”末了,他又提到了跟当初骑行一样的出发点:“从一个从事创作的角度来说,谁都希望下一个作品要有所突破。”看来,没准哪天他又要上路去寻找新的答案了。
 
快问快答
福建骑行046.jpg
福建骑行034.jpg
福建骑行040.jpg
问:您为什么决定用一匹狼来代表自己?
 
答:为什么是狼,而不是猫狗兔子之类,最大的原因可能是,我觉得猫狗兔子太多。
 
问:一路上带了不少画稿,有没有不慎遗失或损坏过?
 
答:这要感谢邮局,每画完一些,我就寄回家,没有遗失和损坏,路上我带的东西里,保护得最好的就是画稿。
 
问:大家可能更感兴趣的是,您和路路是怎样的一个相遇过程?我看路路的微博上写——有个时候,你们还没在一起,但是她心里是确定的——那么,你是怎么确定两人的感情的,又怎样决定一起走人生的路?
 
答:我是个慢热的人,也是逐渐接触了解,才有的感情。至于怎么决定在一起,谁能说清?
 
问:把路路画成鹿,而您自己是狼,这样真的好吗……这是否标志着您在家里的地位更高?还是只是个幌子……
 
答:这个……太隐私了。反正,我得假装挺厉害。
 
问:除了骑行的切身经历,您的绘本日记里,各地的历史、文化和建筑知识也不少,这些东西是你本身感兴趣的,还是有意往这个方向也靠拢了呢?
 
答:最吸引我的,就是有故事的地方。
广东骑行025.jpg
广东骑行010.jpg
广东骑行024.jpg
他的创作,离不开好奇心。
 
问:三年骑行下来,您的版图涵括了多少个省市呢?
 
答:中国31个省市,目前只港澳台没骑。
 
问:在您看来,北京乃至中国的骑车环境如何呢?
 
答:我没出过国,没法比较。北京玩骑行的人很多,我们村周围经常能看见,雾霾天,就很少看见了。
 
问:现在不骑长途,您平时还骑车吗?
 
答:我现在基本每天还会骑车,去村口取快递。
 
问:哪一天心血来潮,您还会骑上单车出发吗?
 
答:如果有时间,骑车旅行最好不过,我们度蜜月就是骑车出去的。
 
图片来源:白关
 
我们的微信号:qleme520 更多资讯请下载骑乐单车APP 安卓 苹果

关注骑乐网微信号:qleme520